来自 人才招聘 2019-09-15 05:3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凤凰时时彩平台 > 人才招聘 > 正文

不堪竞争压力,挑战诺基亚华为

据外电报道,爱立信与思科周一宣布,两家公司将建立广泛的技术与商业关系,将从研发至客户服务等领域全方位展开合作。

11月10日凌晨,爱立信与思科宣布,两家公司将建立广泛的技术与商业关系,将从研发至客户服务等领域全方位展开合作。两家公司称,结盟到2018年将让每家公司每年新增10亿美元以上的营收。

爱立信和思科表示,在诺基亚斥资156亿欧元收购阿尔卡特-朗讯之后,该公司以及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崛起,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压力。鉴于此,爱立信与思科将全方位展开合作,包括联合开发在无线网络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中普遍使用的产品。两家公司称,结盟到2018年将让每家公司每年新增10亿美元以上的营收。

在竞争激烈,且收购成为常态的市场环境中,选择结盟是极为罕见的一种做法。两家公司联合声明表示,在诺基亚斥资156亿欧元收购阿尔卡特-朗讯之后,该公司以及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崛起,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压力。鉴于此,爱立信与思科将全方位展开合作,包括联合开发在无线网络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中普遍使用的产品。

在竞争激烈、且收购成为常态的市场环境中,选择结盟是极为罕见的一种做法。爱立信与思科的结盟,也将会引起大西洋两岸国家的政治关注。因为高度敏感的安全和隐私问题,这些国家都极度渴望密切监控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一直以来被阻挡在美国电信设备市场之外,主要原因就是一份美国国会报告称华为的设备将会影响到美国国家安全。

作为双方的竞争对手诺基亚、华为并未对此消息作出官方回应。

爱立信与思科的结盟,反映出电信与互联网网络之间的界限已变得越来越模糊,这也让两个市场的公司都考虑如何来应对规模更大的市场。对爱立信而言,因为竞争对手诺基亚实力的增强,结盟能够帮助公司巩固其全球电信设备产业龙头的地位。在诺基亚完成收购阿尔卡特-朗讯的交易之后,这家公司不仅将有实力在无线设备市场向爱立信发起挑战,而且也会向互联网设备龙头思科发起冲击。

但华为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两家公司的联盟反映出华为此前对行业的判断是正确的,对于联盟本身,华为欢迎更多竞争者把行业做大。

爱立信表示,与思科建立伙伴关系,能够让该公司立即扩大产品和服务提供范围,速度要比该公司通过收购或自主开发互联网设备更快。爱立信首席执行官卫翰思(HansVestberg)表示,“与思科结盟,是更敏捷、更有效的选择。我们从明天就可以进行合作。”

电信与互联网界限越来越模糊

思科则表示,通过与爱立信结盟,能够让公司在不卷入漫长的并购谈判的情况下,迅速进入规模更大的市场,而且合作也不会产生太多的业务重叠问题。思科首席执行官罗卓克(ChuckRobbins)就此表示,“此交易让我们能够扩展全球业务,触及到当前不曾涉及的市场。”

爱立信2014年的营收为2280亿瑞典克朗,全球员工总数约为11.624万人。这家公司目前拥有约3.7万项专利。思科上一财年的营收为492亿美元。两家公司分别是电信市场以及网络市场上第一和第二名。

爱立信去年的营收为2280亿瑞典克朗,全球员工总数约为11.624万人。这家公司目前拥有约3.7万项专利。思科上一财年的营收为492亿美元。

对于为何结盟,爱立信表示,与思科建立伙伴关系,能够让该公司立即扩大产品和服务提供范围,速度要比该公司通过收购或自主开发互联网设备更快。思科则表示,通过与爱立信结盟,能够让公司在不卷入漫长的并购谈判的情况下,迅速进入规模更大的市场。

爱立信过去一直在自主开发互联网设备,但该业务一直未能产生大的影响。举例来说,爱立信在今年2月向电信运营商推出了自有品牌的路由器,但到目前为止市场上仍买不到这款产品。与此同时,受运营商铺设4G网络增速放缓以及价格战的影响,爱立信的主营业务--电信设备--一直遭受着极大的压力。

而双方的结盟反映出电信与互联网之间的界限已变得越来越模糊,这也让两个市场的公司都考虑如何来应对规模更大的市场。

爱立信过去几年一直凭一己之力希望像新市场扩张。这家公司在过去两年间开发出了由电信运营商使用的数据中心。爱立信表示,新产品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内上市,该产品并不属于与思科结盟后合作推出的新产品。

对爱立信而言,因为竞争对手诺基亚实力的增强,结盟能够帮助公司巩固其全球电信设备产业龙头的地位。在诺基亚完成收购阿尔卡特-朗讯的交易之后,这家公司不仅将有实力在无线设备市场向爱立信发起挑战,而且也会向互联网设备龙头思科发起冲击。

爱立信股价周一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常规交易中上涨0.16美元,涨幅为1.63%,报收于9.99美元。过去52周,爱立信最低股价为9.23美元,最高股价为13.14美元。按照周一的收盘价计算,爱立信市值约为325亿美元。思科股价周一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常规交易中下跌0.27美元,跌幅为0.95%,报收于28.19美元。过去52周,思科最低股价为23.03美元,最高股价为30.13美元。按照周一的收盘价计算,爱立信市值约为1434亿美元。

另一竞争对手华为也在几年前完成了电信业务以及网络业务的整合,分设运营商业务BG和企业业务BG来抢食市场。加上消费者BG的业务,华为在2015年上半年已经在营收上超过爱立信,相当于后者的两倍。

相比之下,昔日巨头转型的脚步似乎慢了一些。

爱立信过去一直在自主开发互联网设备,但该业务一直未能产生大的影响。与此同时,受运营商铺设4G网络增速放缓以及价格战的影响,爱立信的主营业务电信设备一直承受着极大压力。

而思科在中国的销售并不理想。思科中国销售额同比减少20%,公司同期的全球营收却同比增长了5.1%。根据美国投资银行BernsteinResearch的统计,思科在全球路由器市场的份额从一年前的21.2%降至2015年第一季度的9.4%,损失的销售额被本土竞争对手华为夺走。

对于反击对手,爱立信和思科并不避讳,两家均表示,在诺基亚收购阿尔卡特-朗讯之后及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崛起,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压力。

“对标”华为、诺基亚

在思科和爱立信各自领域的竞争对手名单中,华为排在首位。

华为一直被思科看作是最强劲的竞争对手,随着华为企业业务技术和产品的不断更新,火药味也变得越来越浓。

思科前任CEO约翰·钱伯斯在2014年的一场演讲中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思科最初的竞争对手大部分已经被市场淘汰,而到了2018年其他竞争对手将所剩无几,其中就包括华为。

演讲的另一个背景是,当时思科正在面临业绩下滑的危机。分析人士表示,传统业务市场增长放缓是思科业绩下滑的最主要原因,思科亟须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不过,虽然增长速度已经放缓,但思科仍是全球网络设备市场最大厂商,目前在交换机市场仍处于垄断地位。

对于思科的“挑衅”,华为常务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当时的回应是:华为作为企业市场的新加入者,没有包袱,愿意创新。在他看来,“光脚”的华为其实更容易在企业业务上打破边界,实现革命性的发展。

“我们走的路子是创新、差异化再到领先,不会放弃任何市场。”徐文伟对记者说。

而对于爱立信,华为更愿意把这家公司称为友商,在诸多场合,华为的高层都表露出对爱立信的“赞赏”。

“外界评价说华为超越爱立信成为第一,我们内部不认可这句话。苹果和萝卜不能一起比。”在2014年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首席执行官徐直军在现场表示,因为与华为相比,爱立信业务更加单一。从运营商业务来讲,华为还处于第二的位置。

作为电信行业的两大领导者,在业内看来,两家巨头在发展路径上已经明显不同,近年来华为不断扩大业务领域,爱立信则更加专注于无线业务和服务。一个在做加法,一个在做减法。

不过从此次合并来看,双方在电信网络融合领域的竞争将开始。

而对于诺基亚斥资156亿欧元收购阿尔卡特-朗讯,爱立信和思科也表现出了担忧。这起合并在电信设备行业虽然是老四对老三的合并,不过,由于诺基亚、阿朗在2G、3G、4G的通信标准专利上分别拥有较大份额,合并后的新诺基亚将在通信行业形成巨大专利优势。

在营收上,诺基亚预计合并后新年净销售额达到276亿美元(约1752亿元人民币),诺基亚预计年净销售额略微超过爱立信。

业内人士相信,在电信、互联网界限越发模糊之际,将会有新的竞争开始。

本文由凤凰时时彩平台发布于人才招聘,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堪竞争压力,挑战诺基亚华为

关键词: